拓笉Qin

需要动力,需要催更。

蔷薇庄园

chapter 07.变

通往阁楼的悬梯窄小到只容一人侧肩走过。
桌上泛黄的玻璃器皿里沸着不知名的褐色药液,气味顺着木梯往楼下蔓延,经久沉淀下是满屋的药香。门上的铃铛发出“叮当”脆响,都暻秀从后屋的布帘下探出身子,“欢迎。”向来客露出腼腆的微笑。

来客是个挺拔的男性,Cleft chin线条在黑色的帽檐下隐隐可见和丰满的唇部线条。来客拄着金箔手杖,一袭灰麻色风衣,就静静的站在那,一言不发。

“这位客人,有什么需要吗?”都暻秀继续保持得体的微笑,手里活计却没有停下来。

“刚刚提纯蒸馏出来的柳树根水,可以用来解热镇痛。”那人缓缓朝都暻秀走来,上等的牛皮靴和金底的手杖在地板上发出清脆响声,定在都暻秀面前,将头上的礼帽放在胸前,一抹微笑,“鄙人金钟仁。”

“请问金先生有什么需要吗?”奇怪的人见多了,都暻秀见怪不怪,继续保持微笑。

“我要……”金钟仁四处张望,有些年代的老药房,久到发黄的竹椅,用到光亮的小铜秤,悬在房梁上的麻绳,“解忧。”

“解忧?”都暻秀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“金先生怕不是走错了,本店没有解忧。”

金钟仁将帽子放在面前的桌案上,摘下黑色丝绒手套,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胸前的衣领,“哦,是么?”双手撑在案上俯视都暻秀的眼睛,“鄙人听闻贵店贩卖些特殊的东西,例如……”

“买凶杀人。”

对方肉感的嘴唇轻飘飘吐露的几个词,一点点抽去都暻秀的温度,犹如置身于冰窖。“您,您在谁说什么?我怎能有些听不明白。”脸上继续挂着官方的微笑,茫然的眼神直视着金钟仁的打量。

“鄙人以为都先生是个聪明人,其实不然。”金钟仁拿起桌上的手套转身向外。

还未松口气,一句话瞬间蹦紧都暻秀的神经。

“带回去好好审问。就当我提前送给朴灿烈的一份大礼。”

都暻秀最后的记忆是一堆黑衣人冲进屋内,无力的挣扎,混乱,装有药液的玻璃器皿碎裂,后颈的刺疼还有意识弥散前的大火。


朴灿烈刚将边伯贤哄睡,去书房处理事务。手下的暗卫告诉自己隐点毁了,都医生不知所踪。

“金钟仁!”随着朴灿烈的一声狠厉是书房内珍宝藏品破碎的声音。朴灿烈发疯似的砸了书房里能有的东西。

跪在地上的暗卫瑟瑟发抖,“不中用到东西,留着也没什么意义。”朴灿烈猩红的双眼盯着跪着的暗卫,仿佛在看个死物。在凄厉的惨叫中,只留下烈火烧灼后的黑色的
粉尘。

“灿烈。”边伯贤揉着快要睁不开的,赤脚站在门外,离四分五裂的宽耳白瓷罐几尺之遥。

“伯贤,小心脚下”朴灿烈跨过碎裂的瓷罐,抱起门外的边伯贤,“吵醒你了吗?”朴灿烈的瞳仁恢复原来的褐色,温柔到溺出水言语,和之前的暴戾判若两人。

“没有。”双手环绕朴灿烈颈部,脸蛋埋在朴灿烈的胸膛,“一觉醒来见不到灿烈,想你了。”

“好,那我们去睡觉。”朴灿烈低首用下巴蹭了蹭边伯贤的发窝,往卧房走去。身影在烛火中延长,朴灿烈看不到怀里人的表情。

不过都在自欺欺人。


直至张艺兴用完餐,吴世勋一直在旁边的看着。过于炽热的目光险些让张艺兴把汤里的竹荪呛入气管。
“你不忙吗?”饭后无所事事的张艺兴终是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,抠着手指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嗯?”吴世勋单手托住下巴撑在餐桌上,笑眯眯的看着张艺兴,“不忙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张艺兴小口喝着温热的牛乳茶,回避吴世勋的视线,没有和往日一样梳起凌厉的偏分,额前的碎发随意的散落。穿着宽松淡色白衣。他的眼睛里藏着块微微融化的黄油蜜糖,甜到张艺兴快要溺死在那里。干净,干净的气息,干净到像是邻居家的阳光大男孩。要不是先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,连张艺兴一不小心都要沦陷进去。

“老爷。”门外有人轻轻扣门。

“看样子公务自己找上门了。”吴世勋故作叹息,揉了揉张艺兴的头发。“你乖乖待着。”

“哎?我哪不乖了。”张艺兴忍不住问出来。
对方走的太快好像没听到,只留给他一个白色的背影。

关上门,吴世勋瞬间敛住笑脸。立马近到身前的下人报告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“先下去吧”

“是。”手下人偷偷瞄了眼家主的表情,晦暗不明,无悲无喜。

吴世勋走到窗前,拉起常年遮光的红丝绒窗帘一角,正午的阳光趁机钻了进来。耀阳刺人,贪恋阳光的温暖,但对于他们这些只能躲藏在黑暗里的人来说,温暖背后藏着致命的杀机。

朴灿烈,众离亲叛的滋味可还好?



钟仁下巴中文称呼有个叫屁股下巴,我还是换英文形容吧😂😂😂

这次旅游安排略有点懒怠,只去了先生去过的奥帆中心,和小猪哥对唱的“十八的姑娘一枝花啊,一枝花~”

现在,也是26岁的帅草一枚呢~

张先生,生日快乐。

我真是一位不合格的追兴者。下次,一定一定要去小青岛。

还有,先生一切都好,大家都好。

渠都

chapter04.喜

空荡的灵堂或者说喜堂。
摆着成对喜蜡,堂前贴着囍字,无一例外全是白色的。四处都是黑色或者白色的纱帐,堂间的阴风轻轻掀起帐尾,露出一双双离地三尺的寿鞋的。远处传来缥缈的丝竹管弦声,是摄人心魄的哀啼。

这是哪儿?张艺兴不知道,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。万幸的事,他们看不见自己,是梦吗?

堂前油漏响,候在纱帐外的仆役涌入内殿。

“时辰到了,奴才伺候公子您更衣。”如同被火烧灼的嘶哑嗓音,像乱石在砂土上摩挲。蜡白的脸上是醒目的艳色朱唇和两腮。像,像什么呢?张艺兴觉得这相模样眼熟,可实在想不起来。

自己跟着如鱼灌入店内的大群仆役后面,这才发现内屋的软席上一直静静坐着个人。素白冠袍,配着上好的白羊脂玉簪,温润如玉。这不是自己的脸吗?张艺兴活了二十几年,连自己脸上有几个痘印都一清二楚。抿嘴是微微显露的酒窝,挺拔但有点小沟的鼻子但他的眼睛除了一潭墨黑外毫无生气。

是错觉吗?那人好像看得见自己,朝这方向微微一笑,“你来了。”一瞬间,张艺兴只觉得天旋地转,等自己反应过来时手下是革丝软垫细腻的触感。他看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刚刚的位置。面前的婢女一直重复着毫无感情的一句话,张艺兴听不进,穿过数十人的距离依然还是可以清晰可见那人的口型,“我已经等你很久很久了。”

等我吗?为什么要等我?室内燃起安神的熏香。张艺兴只觉得浑身疲软连思维都开始混沌,失去挣扎的力气,如同提线木偶般任人摆布。偶尔,肌肤上敏感的触觉神经告诉自己,来自婢女冰冷的指甲触感,他们不是人。

血蚕丝制成的喜服意外的服帖,冰冷滑腻的触感,像极了伯贤送自己那套上乘丝帛缎子。极好的材料,张艺兴把那块水蓝绣着鸢尾的缎子用块红木架子架在屋子里,简约现代的卧室放个古色古香的布艺倒也是莫名的契合。

怎么想到这些了,哎呀呀,扯远了。张艺兴自己觉得奇怪,为什么一点都不慌呢。也似乎张艺兴对这里感到熟悉,像是冥冥之中的注定,自己本该来到这里一般。

婢人将一块墨色玉蝉送入张艺兴口中,搀着张艺兴,小心翼翼地护送他来到屋外。是湖,很大看不到头的湖面,银色的湖面反着银光,全都是水银。沿着湖岸无数穿着宫服的“人”举着铜制的缠花宫灯静静地侯着。

岸边码头停着一叶小舟,奇怪的形状,尖锐的梭形。
躺进去前张艺兴往后回首,那人一直跟在张艺兴身后,笑盈盈地看着张艺兴。张艺兴发自内心不喜欢他的笑,虽然是如出一辙的脸,那个笑容总是让张艺兴觉得很悲伤,很难受还有一些虚伪。

张艺兴顺从的躺到床舱里,里面铺着上好的丝绒绢毯,盖上绣着鸢尾的红色锦被,微微有些坚硬的质感,是用血玉和红宝石裹着金丝镶的花面。
宫人在被面上撒上金珠,玉石,上好的红珊瑚珠,天然到琥珀玛瑙。一对龙凤佩,象牙制成对环,数不清的金银玉器。最后一件冥器。那位宫人停下手里的动作,扶在船边,静静地看着张艺兴。失去眼珠的黑色眼眶留下红色的液体,在惨白的脸上更加醒目突兀,嘴角裂出诡异至极的笑容。

视野里最后一点光线被一块块船板给遮住,张艺兴感到自己腹部轻微的呼吸起伏。耳边是清晰的流水声,船动了。待眼睛慢慢适应黑暗,硕大的夜明珠再狭小的船舱内发出盈盈幽光。

张艺兴看见一张脸近近地贴着自己,近到只剩下鼻翼间的几公分。那人是贴在船板上的,还是那样笑盈盈地看着自己。明明是在笑,为什么总觉得你好伤心。

“哥,醒醒。七点半了,再不起就要迟到了。”是伯贤在叫自己,果然是梦啊。真好,不管在梦里还是现实只有伯贤总是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。

替我好好爱他。
张艺兴在半梦半醒混沌间听到他的这句恳求。

加快进程

某知名男子组合宿舍大哥口出“狂言”,引发一血案

国庆快乐啦,小可爱们
明天后续

中秋上海锥星之旅
勋儿SOHO复兴广场同款get
还有勋儿外滩边一个杂技旮旯的拍摄地点get(每次都觉得吴世勋拍照的地方都很稀奇古怪)

极挑金条那期,long house东南亚菜馆和艺兴别走名场面十六铺码头,可惜整个老码头翻修,没吃到。在南京路无意中经过灿烈拍戏期间常去 吃的川菜馆,没进去吃。

灿烈黑粉期间去的钟路商会烤肉店,提前预定八号桌,坐的灿烈位置,店家就把亲签放在了椅子后背,菜单贴墙上,基本完
美复刻,除了把辛拉面换成烤猪大肠。

去了灿烈来看时装周的国际客运码头,可我不知道具体地方在哪。
还有随便吃吃玩玩,我就不po出来了。
作为个形式主义者,每次get同款都要买蛋糕,许愿快点come back 😭

开度宝宝是在闲鱼收的,因为娃都放家了。